浅议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的法治乡村建设

2020-12-03 08:00:33 来源:桃源县司法局 点击次数:
分享到:
【打印】 【字体: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强调“全国推进依法治国,基础在基层,工作重点在基层。”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2020年,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印发了《关于加强法治乡村建设的意见》,意见提出,要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国情、体现新时代特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乡村之路,为全面依法治国奠定坚实基础,对法治乡村建设具有指导性、方向性的意义。

  乡村治,百姓安,天下稳。法治乡村建设是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的重要一环,也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推手,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2020年是法治乡村建设开局之年,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当下,建设法治乡村意义深远。

  一、乡村振兴视域下法治乡村建设的重大意义

  (一)法治乡村建设是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举措

  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乡村是中国社会坚实的底座。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乡村治理问题。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实现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的一体化建设。建设法治乡村正是全面贯彻依法治国理念的体现。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也指出,农业农民农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法治乡村建设作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不可少的环节,是依法治国在乡村建设中的重要举措,也是法治中国建设需要着力夯实的根基。

  (二)法治乡村建设是建设美好乡村的必要环节

  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解决我国“三农”问题的重大战略部署,更是我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的着力点。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并把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为法治乡村建设提供了基本遵循,指明了正确方向,注入了强劲动力。

  我国农村分布广,农民人口基数大,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涉及主体多、利益关系复杂,在综合运用经济、行政、法律手段中,法律手段是其中之关键。法治乡村建设是乡村振兴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法治乡村高水平建设将有力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为乡村振兴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三)法治乡村建设是提升人民满意度的有力抓手

  法治是乡村治理的前提和保障。当前,部分乡村法治意识相对薄弱、乡村腐败事件时有发生、国家执法资源下沉不够等,都是乡村治理存在的现实问题,也是法治在乡村治理最后一公里遇阻的关键所在。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习近平总书记也曾强调指出,人民群众的满意度是衡量党员干部工作成效的唯一标准。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大力推进法治乡村建设,有利于改善乡村法治贫乏、法治氛围缺乏的现状,有利于提升人民群众满意度,确保农村和谐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公平正义,这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

  (四)法治乡村建设是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应有之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农村的现代化既包括“物”的现代化,也包括“人”的现代化,还包括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而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根本路径是法治。乡村治理是对村民的“琐事”做出细致的安排,让村民去政府办事更舒心便捷,有勇气对腐败现象说不、对破坏生态的行为说不……将这些诉求表达予以制度化并加以保障,就是法治和善治。在构建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中,法治具有“压舱石”“定盘星”的作用。只有在法治的轨道内推进乡村治理,建设法治乡村,才能促成乡村治理善治目标的实现。

  二、当前基层农村法治乡村建设存在的主要问题

  随着新农村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的不断推进,改革开放42年来的农村社会已经发生了历史性的变革,不仅为乡村振兴奠定了基础,同时也为乡村振兴所要求的治理有效,建立德治、自治、法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带来了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

  (一)农村社会环境中法律公信力较低。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农村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群众的法治观念和民主意识不断增强,但运用法治方式解决处理问题依然有较大欠缺,农村社会环境中法律公信力较低。当有问题产生、个人利益得不到解决和维护时,很大一部分群众信“访”不信“法”,认为法律服务、司法手段门槛高,成本大,开始责怪政府或基层组织,习惯于通过信访等行政手段解决问题。同时受传统熟人社会的影响,“拉关系、讲人情、谈势力”的思想普遍存在,“遇事找法”不如“遇事找人”。

  (二)农村基层干部依法办事能力不足。目前农村法治队伍力量主要集中在乡镇司法所、平安办、村(社区)“两委”、人民调解委员会等部门组织,力量虽然“有”,但“不优”。村级组织工作人员大多由村“两委”工作人员或志愿者兼任,缺乏系统、专业的法律知识,提供的法律服务良莠不齐,质量无法保证。另外虽然建立了“一村一法律顾问”机制,但法律顾问存在“一对多”“岗在人不在”等现象,法律顾问个人有效的工作时间和精力均难以保证提供及时有效的服务。而在为村级法治提供支撑的乡镇一级,司法所、平安办也多存在专业化程度不高、人少事多、人才流失、青黄不接等现实困境,面对群众对法律服务的新诉求、面对法治乡村建设的新要求,往往会出现“心有余力不足”的困扰。

  (三)农村基层法律服务宣传不到位。在基层农村地区,大多数青壮年外出务工,留守在家的主要是“老弱病妇小”,加之司法员、村(社区)干部、人民调解员等普法骨干兼职过多,导致法治宣传力量薄弱,进村入户进行法治宣传教育力度有限。且受地理环境、技术支撑、资金支持等客观条件制约,农村法治宣传不平衡不新颖,致使普法教育效果不佳。

  三、乡村振兴过程中推进法治乡村建设的建议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设法治乡村,关键在乡村治理。我们要按照乡村振兴战略提出的治理有效和自治、德治、法治相结合的要求,不断探索推进乡村治理法治化的新途径。

  (一)以自治为主引擎,激发共建共管新活力

  1. 强化党建引领。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法治乡村建设的根本要求,既要推动基层党组织把法治乡村建设作为全面依法治国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基础工作来抓,落实党政主要负责人履行推进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又要围绕依法治国的总要求,不断强化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增强凝聚力、创造力和战斗力,把党组织资源转化为乡村治理的法治资源,确保法治乡村建设始终沿着正确方向发展。

  2. 推动村(社区)民自治。法治乡村建设要坚持过程群众参与、效果群众评判、成果群众共享,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承担应尽的义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促进共同富裕,切实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完善村(社区)民自治机制,选优配齐村(社区)两委干部,夯实基层组织基础,推进基层自治和民主协商,扩大公众参与,充分发挥农村各自治组织各社会团体和各行业协会在治理中的主体作用。建立健全监督委员会,加强民主监督,确保做到合理、合法、公开、透明,在广大群众的监督下,基层“微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3. 党员模范带头。加大农村党员队伍建设力度,及时将外出务工经商人员、退役军人、大学毕业生、农民专业合作社成员、致富能手等农村中的优秀人才发展入党。坚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严格落实“三会一课”、主题党日、组织生活会、民主评议党员等党的组织生活制度,进一步加强党员教育管理,激发农村党员队伍活力,引导广大农村党员在推进乡村振兴、打赢脱贫攻坚战、建设法治乡村等工作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

  (二)以法治为导向标,优化依法治理新格局

  1. 常抓法治宣传教育。着力把农村普法工作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不断创新农村法治宣传方式方法,利用农闲季节和节假日,结合重大涉农政策法律出台,集中时间、集中人员,通过形式多样、喜闻乐见的“送法下乡”“法律七进”等活动,推动农村法治宣传教育工作向纵深开展。着眼于培养法律意识,加大村民法治学校、法治宣传栏(廊)、法律图书角(室)、法治公园、法治广场、农村普法文艺队等农村普法阵地建设力度,强化对镇村、家庭法治文化活动的指导和扶持,将乡村法治文化建设作为长期重大的基础性任务,落实基层政府和主管部门责任,让法治文化在乡村发挥引领和规范作用。

  2. 狠抓法治队伍建设。一方面要加强农村基层干部法治培训,实施农村“法律明白人”培养工程,重点培育一批以村“两委”班子成员、人民调解员、网格员、村民小组长等为重点的“法治带头人”,夯实农村法律人才基础,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应对风险的能力,扎实推进乡村依法治理。

  另一方面要围绕乡村振兴、绿色发展、乡村治理等组建一支政治信念坚定、业务技能娴熟、执法行为规范、人民群众满意的综合执法队伍,由单纯执法向执法服务转变,在服务中履行职能,在履行职能中强化服务,把为发展服务、为基层服务、为群众服务作为执法工作的立足点,达到执法为民、管理亲民、服务便民的目标。

  3. 紧抓法律服务保障。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健全人民调解员队伍,完善乡村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用好多方力量,提升乡村矛盾化解水平,努力实现“小事不出村组、大事不出乡镇、矛盾不上交”,不断夯实基层治理法治化根基。整合法律专家、律师、政法干警及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等资源,健全乡村基本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加强公共法律服务实体平台、网络和“12348”热线平台建设,让群众在家门口就能得到公共法律服务;建强乡镇司法所,巩固村(社区)法律顾问制度,为基层治理把好合法合规关;加强法律援助工作,进一步降低对困难农民群众法律援助门槛,扩大法律援助覆盖面,及时维护农民合法权益。

  (三)以德治为突破点,涵育文明向上新乡风

  1. 加强法治文化渗透。注重法治文化与精神文明、日常工作、民俗乡土文化相结合,利用、农村文化礼堂、农家书屋等乡村现有公共文化设施,建设乡村法治公园、广场、长廊、家训馆等法治宣传教育示范基地、法治文化建设示范点,为广大群众搭建实体学法平台。在加强乡村法治文化建设中,将法治文化元素与农村地域特色文化元素相融合,通过法治戏曲、小品、歌舞、漫画、故事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让群众直观体验法治文化,接受法治文化熏陶,提升法治意识,在潜移默化中进一步营造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良好氛围。

  2. 注重道德文化熏陶。法治乡村建设要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国家和社会治理既要重视发挥法律的规范作用,又重视发挥道德的教化作用,以法治体现道德理念,强化法律对道德建设的促进作用;以道德滋养法治精神,强化道德对法治文化的支撑作用。我国乡村有着长期的中华传统文化积淀,德治基础深厚,法治乡村建设尤其要强化德治的力量。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传统节日、民间特色节庆、农民丰收节等活动为载体,因地制宜支持群众自发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乡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实施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加强历史文化名镇、名村、传统村落保护和科学利用,开展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挖掘与传承。

  3. 倡树文明向上新风。村规民约作为“软法”,是法治秩序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崇德向善、扶危济困、扶弱助残等传统美德,加强村规民约修订,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文明公约、村规民约、家规家训。由基层党组织主导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指导成立红白理事会、人居环境整治协会等,加强移风易俗宣传教育,引导群众破除陈规陋习,自觉抵制婚丧大操大办、高价彩礼、铺张浪费、厚葬薄养等不良习俗,大力开展文明村镇、五好家庭、星级文明户、道德模范、身边好人等创建选树活动,传播新生活理念,传播社会正能量,切实让健康现代的文明在乡村蔚然成风。

  (四)以智治为切入点,开启治理现代化新模式

  1. 汇聚治理要素到中心。提高公共服务能力和水平,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工程,实行“马上办、网上办、就近办、一次办”。充分发挥综治中心组团式、一站式服务作用,推进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将镇、村、社区网格化服务中心、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便民服务中心等各部门平台全面整合,实现民生民安事件“综治中心分派吹哨,相关部门依责销号”工作格局,广泛收集社情民意,更为精准及时地提供公共服务,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2. 整合治理力量到网格。完善网格化管理制度,深入推进网格融合工作,提升网格员队伍专业化水平,梳理、细化网格服务清单,规范案(事)件采集办理流程,充实网格管理信息平台数据,充分发挥网格长、网格员职能,提升社会管理服务效能。运用“互联网+”模式,推动基层党的建设和乡村治理由传统向现代、由单向向互动、由封闭向开放、由管理向服务转变。

  3. 倾斜治理资源到基层。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等智能化手段,为法治乡村建设的科学决策提供参考和依据。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以科技应用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推进视频数据信息与人工智能技术深度融合,推进雪亮工程、智慧平安小区等建设,提高响应群众诉求和为民服务能力,以科技理性同法治理性的有机融合,给法治乡村建设注入新的创造力,强化保障力。

  法者,治之端也。法治乡村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场广泛而深刻的革命,只有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按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体要求,加强党对法治乡村建设的领导,着力推进乡村依法治理,教育引导农村干部群众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才能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乡村之路。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