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信息要闻>基层动态>详细内容

东方之花在实践中绚丽绽放

发布时间:2020-09-11 信息来源:汉寿县司法局 【字体:

编者按:人民调解作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第一道防线,既是化解社会矛盾的一种有效方式,更是解决广大人民群众燃眉之急的“救济”途径,在制度上更加便民、利民,在优势上更加优于诉讼制度而彰显其社会价值。汉寿县辰阳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内调外养”,巧治“疑难杂症”,让这朵“东方之花”绚烂绽放。

2020年8月31日,初秋季节,仍然是烈日酷暑,汉寿辰阳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通过调解的方式解决了一桩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子女抚养费纠纷,当日受理,当日调结。由此当事人刘某安可以顺利解决其拆迁补偿问题,解决了刘某安通过律师咨询仍然一头雾水感觉比登天还难的一桩心头大麻烦,甚是欣慰。调委会主任、司法所长童成强从业多年,更加坚信人民调解为人民的理念。
  人民调解制度在民间被戏称为“和稀泥”,只要能糊的上就行,虽是戏言,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调解制度解决纠纷,就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直奔解决纠纷为目的。在依法治国的今天,调解制度,依旧独立存在,就有它的必要性。这是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化解矛盾、消除纷争的非诉讼方式,被世界誉为化解矛盾纠纷的“东方之花”。为保持化解矛盾纠纷的特色,国家予以立法明确,可见调解制度解决纠纷优于诉讼制度的存在性,在这里就不一一例举。
  刘某安(户籍所在地,安乡县安昌乡人) 因夫妻感情不和,于2010年5月4日与严某香协议离婚,离婚时将房屋协议归刘某安所有,因购房时,房屋所有权登记为严某香,现严某香一直未将房屋过户,特申请调解。调解委员会受理后,通过电话调查了解到:严某香(户籍地:澧县澧阳镇人),现住长沙经商,与刘某安离婚后,协议由刘某安每年支付女儿抚养费1.2万元直至其成年为止,女儿现在还在读研,离婚时,借现金2万元给刘某安,房产证经刘某安同意,已抵押贷款购商铺,以上事实经核实均属实,针对申请人的要求,将产权证过户,必须将抵押贷款全部偿还,才能顺利过户。偿还贷款需要钱,必须将抚养费及借款兑现,再偿还贷款才能过户的客观事实,以上事实均无争议。法律条文对双方的权利义务规定明确,但要操作起来,确实有很多困难,首先是信任问题,刘某安要达到房产过户的目的,首先要将抚养费及借款支付给严某香,严某香凑齐银行贷款取房产证才能过户,刘某安恐将钱支付后,严某香不履行过户义务,刘某安要求将房屋过户的时间迫切,因棚改即将进行,未过户,棚改有问题,坚持若调解不成,将起诉维权。根据诉讼性质,该案属离婚后财产纠纷,管辖地为被告即严某香户籍所在地澧县或经常居住地长沙,而严某香必定也要维权要抚养费和借款,应由严某香或者其女儿到有管辖权刘某安的户籍地安乡或经常居住地汉寿进行维权,并且是子女抚养费纠纷和民间借贷纠纷两个案由,两个案件。辰阳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通过耐心给双方释法析理,根据《人民调解法》第一条……及时解决民间纠纷……第二条……促使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达成调解协议……之规定,将三个案由,至少两个以上法院管辖的纠纷,于2020年8月31日在纠纷首个受理的辰阳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结案,并均已兑现。双方都为调解制度的便民规定点赞,那么本纠纷通过诉讼途径解决,根据案由规定,必须是三个诉讼案件,诉讼依法不能同案审理多个案由,更不能因多个案由和管辖的规定,变更诉讼主体地位,简单的讲,也就是本案申请人提起诉讼之后,被申请人不能提起反诉,因法院审理案件不能跳出案由和管辖地的强制性规定而同案审理,同时,法院审理案由必须严格地针对诉讼请求进行审理、遵守不告不理的原则,否则违反了处分原则。
  根据多年的调解纠纷经验得出,一个纠纷的产生总有几个原因引起,绝不可能仅因一个原因而产生纠纷,俗语称“一个巴掌拍不响”是最好的诠释,但要解决纠纷,通过诉讼途径,在法律规定上,往往不是一案能解决,通过上述案件可说明,调解与诉讼制度上相比较,调解制度更为便捷、灵活,调解制度的目的就是解决纠纷,只要是依法,调解可以采取多种方式,而诉讼制度必须遵守不告不理的处分原则,受案由管辖地法律禁止性规定的牵绊,从这个角度上分析,调解制度较诉讼制度更加便民,更加节约国家司法资源。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